创安徽名校 育一流人才
從「聲入人心」看中國年輕一代——邵勤
类别:校庆专题 时间:2019-9-5 11:07:49 稿源:本网 发布:sszxqj 阅读数:

從「聲入人心」看中國年輕一代

文/邵勤   美國新澤西大學歷史系教授

湖南衛視去年歷時三月的「聲入人心」綜藝節目,我今年初偶爾在YouTube上看到。當時我在寫去歐洲開會的論文,寫作疲倦了就看一會,開開小差而已。可一不小心就陷了下去。這很奇怪,因我很少看電視。從網上留言中,我得知很多觀眾都是第一次為一個綜藝節目所傾倒。

「聲入人心」有很多看點。36位年輕帥氣,個性鮮明的中國歌手們濟濟一堂,好戲不斷。鄭雲龍一臉都是戲,高天鶴一身都是戲,周深一開口就是戲,王晰一眯眼就是戲,阿雲嘎一舉一動都是戲。歌手們又選唱了很多中外名曲。三位評委包括聲樂大師廖昌永,音樂奇才劉憲華,和才藝雙全的尚雯婕,無一等閒之輩,加上精美的樂隊和製作。這臺節目讓人喜歡,並不奇怪。

展示了中國年輕一代的另一面

但「聲入人心」對我的吸引,超出了它的舞臺。它迫使我重新思考中國年輕一代和他們生活其中的社會。自改革開放以來,國內的物質生活不斷提高,與之上漲的是對人們精神面貌和道德情操的普遍憂慮,包括物慾橫流,金錢至上,貪污腐敗,假貨泛濫,碰瓷和醫鬧等現象。尤其是年輕的一代,其中很多是獨生子女。媒體大多認為他們以自我為中心,嬌生慣養,無責任感。當代的大學生,更被稱為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似乎缺乏追求知識和貢獻社會的使命感,這造成人們對中國未來的擔憂。

一葉知秋,「聲入人心」這個舞臺是中國社會的一個縮影,它展示了中國年輕一代的另一面。

這群年輕人洋溢着真善美的精神面貌。選手中沒有勾心鬥角,急功近利,和玩世不恭。與之相反,他們有着大度,寬容,好學,和刻苦的敬業精神。被稱為音樂劇王子的鄭雲龍和阿雲嘎都已有建樹。可他們並不是來秀自己,而是帶着專業使命來的,那就是讓更多的人熟悉和喜歡音樂劇,為音樂劇在中國的發展創造條件。比賽場中的名利得失,從沒有動搖他們的初衷。鄭雲龍每次出場,都會認真地介紹自己,「我是音樂劇演員鄭雲龍。」短短一句話,讓人看到音樂劇演員的具體形象。余笛,洪之光,王凱和其他的歌劇演員,也為更加陽春白雪的歌劇做同樣的促進工作。他們演唱具有悠久歷史的西方歌劇中的經典片段,顯示歌劇具有如此震撼人心的魅力。這些年輕人的敬業和認真,令人刮目相看。

這些選手還具有良好的團隊合作精神。他們的起點非常懸殊。有的已在國內外聲樂比賽中得獎,而有的還是在校大學生。舞臺和社會一樣,強弱並存。而且他們又是各自的競爭對手,有着明顯的利害關係。但與社會上一般的恃強凌弱不同,「聲入人心」中成熟的選手們盡心地幫助年輕的同伴,從來沒有居高臨下。茱麗葉高材生賈凡耐心地幫助同伴練習英文發音。多才多藝的鞠紅川和李琦熬夜幫助同伴們安排和聲。即使強者之間,也沒有惡意競爭。好勝心強,身懷絕技的高天鶴,在看到其他選手更好的表演後,也是心服口服。年輕的選手得以在這樣一個受到保護的安全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發揮自己的特長。使得「聲入人心」成為一個不是一花獨放,而是群星燦爛的舞臺。他們走進這個節目時是作為個人,走出去時已經成為一個團體。這是選手們集體的優秀人品素質的成功,也是「聲入人心」這台節目的最大成功之一。

對音樂的真誠熱愛超過對勝負的功利考慮

這些歌手們對音樂的真誠熱愛,超過對比賽勝負的功利考慮。這點在王晰和周深之間尤為明確。周深作為王晰小組的一個成員被推薦出去獨唱挑戰首席,兩次沒有成功。但王晰並不氣餒,因為他認為周深是「舞臺的唯一」。他就是喜歡聽周深唱歌,就是希望周深能有更多的機會唱歌,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聽到周深的嗓音,如此而已。那麼簡單,那麼純真。對於無數的熱愛周深的聽眾而言,他的比賽名次是無關重要的。難能可貴的是王晰身在賽場,又為一組之長,同樣能夠無視比賽的成績,一再的給予周深表演的機會。當周深挑戰成功時,王晰特別激動,他把周深抱着旋轉起來,慶祝對周深的認可。

確實,這些年輕選手們自信開朗地表達自己的感情,是這個節目充滿感染力的又一原因。選手們的眼淚和擁抱,特別可貴。中外傳統文化特別是中國的儒家文化,大多認為男人流淚是軟弱的表現。可是眼淚和笑聲一樣,是人類延續和成長的必須營養。對它的壓抑,是病態和非人道的。曾幾何時,壓抑的中國人,甚至是戀人,也很少在大庭廣眾之下擁抱。可喜的是,擁抱在這些年輕人中已成習慣。他們高興和失望時都不由自主的張開雙臂,擁抱對方,或分享同伴的喜悅,或分擔對手的失落。

他們因此而結下了感人至深的友誼。鄭雲龍和阿雲嘎,王晰和周深之間「雲次方」和「深呼晰」的友誼佳話,已成為這台節目的最經典感人的流傳,令觀眾津津樂道,欲罷不能。可貴的是他們的友誼是開放的,這使得大家都有機會在這樣一個溫暖有愛的良性環境裡交上朋友。當最後一期鞠紅川被選入首席時,已成為首席的王凱飛步從臺上衝下,把他的朋友緊緊地擁抱着旋轉起來。高楊和王晰合作時,就說王晰像親哥哥一樣的待他,使他覺得有了「靠山」。周深說他經歷了「有自己被人照顧的感覺」。他們樸實的語言,道出了友誼的真諦:在這樣一個陌生,競爭的環境中,你不再孤獨,而是可以依靠你的朋友,戰勝困難。

不僅是聲樂視覺盛宴更是愛心人性展覽

愛心和友誼是不可分割的。一個缺乏愛心的人,很難收穫友誼。這些歌手們的愛心,洋溢在「聲入人心」的舞臺上下。有次大概是星元有點不高興,高天鶴連忙伸手,用自己的袖管給他擦淚。當龔子棋的一組有可能失敗時,李琦馬上說,「子棋不哭!」來安慰龔。有次阿雲嘎獨唱挑戰失敗,他那組的年輕夥伴們難受極了,幾乎無法接受這一結果。因他們愛這位「嘎子哥」。這些歌手們所表現的愛,是那麼慷慨,那麼自然和本能,說明他們心裡有愛,他們得到過愛,是在有愛的環境中長大的。線民們稱他們為「閃閃發光」的歌手,那是他們的愛心在發光。「聲入人心」不僅是一場聲樂和視覺的盛宴,更是一場愛心和人性的展覽。中國社會、學校和家庭在愛年輕一代上做對了什麼,值得研究。

需要指出的是,廖昌永可以說是出品人的典範。他的中肯的評論會照顧到演員的尊嚴。尚雯婕則不盡人意。周深在受挫後再次出場時,尚雯婕問他,「你上次就失利了,這次有信心獲得首席嗎?」這是揭他的短嗎?為人之師,就像父母一樣,要考慮聽者的感受,要有積極的目的。還有一位外請的出品人,說周深的體型不適合當歌劇主角。可歌劇演員的主要條件是嗓音和他們的表演藝術,而非體型。在國外的歌劇舞臺上,會有體型超重的中年女演員扮演妙齡少女。可她們一開口,觀眾就被她們精妙的藝術帶到劇情之中,從而忘記了演員的外型。

當然,我們所看到的是剪輯過的,有局限的材料。可該節目提供了足夠的信息反映出這些年輕人的新的精神面貌和道德情懷。他們受過良好的教育,有着高度的責任感和團隊心,充滿了對人性和真善美的追求。而這一切都顯然不是靠什麼尖端科學和大數據來實現的。觀眾對他們的共鳴和熱愛,說明他們也特別認同和渴望這種精神境界。確實,這代年輕人所擔負的使命之一,是改善曾被損害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重塑中國熱愛人性和真善美的道德風貌,使得人們的精神世界和物質世界一起變得美好。希望這些年輕人,會以自己的形象,來塑造未來的中國。



感谢阅读,欢迎再来!